您現在的位置:民勤政府網>> 新聞中心>> 民勤要聞

民勤廣種“綠太陽”,頑強阻擊兩大沙漠“握手”

?

民勤縣南湖鄉境內的騰格里沙漠邊緣,農民在扎草方格壓沙。

本報記者范培珅攝

  甘肅河西走廊東北部有一塊綠洲,她像一把鍥子,阻隔了騰格里和巴丹吉林兩大沙漠的合攏。這就是民勤縣,全域總面積1.59萬平方公里,各類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占了九成,一度被稱為“第二個羅布泊”。

  就是這樣的不毛之地,森林覆蓋率由2010年的11.52%提高到了現在的17.91%,地下水位止降回升。在整體大環境改善的帶動下,民勤“沙進人退”的局面得到基本遏制,生態自我修復功能逐漸啟動,與“羅布泊”的樣貌漸行漸遠。

  這背后,是60年的接力。

敢用白發換綠洲

  “風,是用胸膛擋住的;沙,是用腳印蓋住的;樹坑,是用指甲摳開的;樹木,是用汗水澆活的。”有詩人曾這樣描述民勤治沙。

  從上古“水草豐美的濱湖綠洲”到“三面環沙的沙海孤島”,再到現在“人沙和諧”,民勤縣特殊的地理和生態環境,注定了民勤的歷史就是一部與風沙抗爭的歷史。

  據明清史料記載,明朝時民勤人就“以柴草插風墻”抵抗風沙。清末民初,風沙沿線的村民自發組織“柳會”“柴會”“風墻會”等組織,治理沙害。

  但效果有限,沙魔步步進逼,“東風吹秕田,西風吹死苗”。新中國成立前,民勤縣約有26萬畝農田受風沙災害,60多個村莊被沙壓,每年約2.3萬人遠走他鄉。懷著家鄉即將消失的悲憤和不甘,在國家的關懷下,民勤人書寫了一部與風沙抗爭的歷史。

  位于民勤縣薛百鎮宋和村西面的龍王廟沙區是民勤綠洲西線最大的風沙口之一。20世紀50年代,宋和村幾乎看不到樹,每刮一次大風,都能上演“沙上墻,羊上房”場景,200多戶人家中有30多戶告別了家鄉,外出謀生。在那個尚無法使用機械化設備治沙的時代,全國十大治沙標兵石述柱帶領的治沙突擊隊硬是推著木轱轆大車創造了黏土沙障與林木封育結合的治沙新模式,被中國近代地理學的奠基人竺可楨命名為“民勤模式”。

  一代代治沙人老了,白發換來綠洲。在60多年的民勤治沙戰中,接力棒從來沒有被放下過。

  今年57歲的王能,在民勤縣三角城林場干了一輩子,已經是“老林業人”。橫一行,豎一行,一畝地73穴,每穴澆水約15公升,水剛滲完,就在上面埋一層沙子,防止蒸發。這樣的沙丘造林“要領”,王能熟記在心。

  風沙吹皺了臉頰,吹老了身軀,但“不管風吹沙打、挨冷受凍,造林任務必須保質保量完成”這條紀律,已經成為林業人刻進骨子里的“鐵令”。

  牢固樹立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堅守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這樣的信念深入民勤人的心中,“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在民勤化為生動現實。

  “近幾年,全縣每年壓沙都在4萬畝以上。”民勤縣三角城林場場長陳永明說。如今,沿著老一輩治沙英雄走過的艱辛亦堅實的道路,越來越多的治沙時代楷模和民間團體積極投身防沙治沙的行列,譜寫了青土湖、黃案灘、老虎口等一個個美麗的“民勤故事”。

  民勤人渴望綠色,把樹木和林場叫“綠色太陽”。如今,連片的“綠色太陽”讓民勤綠洲像一個綠色的楔子,牢牢地扎在兩大沙漠之間,成為守護千里河西走廊的一道綠色屏障。

  截至2017年底,全縣408公里風沙線上的66個風沙口全部得到有效治理,流沙前進速度由每年三四米減少至1米,全縣地下水位累計回升了0.372米;青土湖地下水位埋深2.94米,較2007年上升1.08米;夾河黃案灘關閉的96眼機井中有7眼自流成泉。

  經過60多年的不懈努力,民勤人工造林保存面積達到229.86萬畝,壓沙造林面積55.3萬畝,天然沙生植物封育面積達到325萬畝,在408公里的風沙線上建成長達300多公里的防護林帶,形成了穩固的綠洲防護體系。甘肅省2015年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監測顯示,與2009年的監測結果相比,民勤荒漠化土地面積減少6.26萬畝,沙化土地面積減少6.76萬畝,荒漠化和沙化整體處于遏制、逆轉趨勢,民勤與“羅布泊”漸行漸遠。

  “新中國成立后,荒漠治理逐步成為國家工程,這一政策每一屆中央政府一以貫之,始終不變,這是民勤治沙顯效的重要保障。”民勤縣委書記黃霓說,十八大以來,中央將生態環境保護擺在治國理政突出位置,“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生態發展理念成為民勤的發展指南。

“老虎口”里“拔牙”

??? 老虎口,民勤綠洲西線最大的風沙口,因這里生存難如虎口奪食而得名。去往老虎口的路上,一條沙漠公路筆直伸展,車子速度加快,公路兩邊的沙漠中,一根根紅白相間的水泥界樁在人的眼中連成了一條條紅的線、白的線,或是花花綠綠的五彩線。沿途一排排壓沙草方格星羅棋布,一眼望不到邊,整齊排列的梭梭林隨風舒展枝條,鐵骨錚錚的胡楊遒勁有力,像在高聲吶喊。

  老虎口沙區全長37公里,沙漠面積達17萬畝,區內沙源深廣,沙層深厚,沙丘星羅棋布,縱橫交錯,以前沙患嚴重影響沿線及周邊5個鎮、18個村群眾的生產生活。20世紀90年代,風沙將起未起,這里牛羊就望天流淚。風沙一起,一年收成往往不見蹤影,人只能抱著牛羊哭。

  老人說,以前這里的“老虎”真的會吃人。現如今,人們笑稱,老虎口里沒“牙齒”了。

  “每一棵活下來的樹,都是拿10棵死去的樹換的。”陳永明用腳踩了踩腳底的沙子說。

  在沙漠里造林,難度不亞于水面上繡花。栽上,吹跑,栽上,又吹跑,再栽……辦法總比問題多。經過探索創新,治沙技術不斷更新,棉花秸稈方格、尼龍網方格先后出現,光實驗成功的棉花稈、芨芨草、砂礫石、尼龍網、土工編織袋、黏土沙障、化學固沙等治沙新技術、新材料就有20多項。記者采訪時老虎口風力7級,但只見梭梭林搖擺,不見一絲風沙。

  站在老虎口高處向北眺望,青土湖的蘆葦蕩已然在目。這是曾養育了多個民族的母親湖,相傳蘇武曾在此牧羊。幾千年來,青土湖由大澤變小澤,小澤變成湖,湖變成水泡子,1959年徹底消失,只留下一些水生動物的遺骸被沙土掩埋。失去水的滋潤,土地迅速沙化,與巴丹吉林、騰格里兩大沙漠連成一體。青土湖的變遷,昭示著水退沙進的自然規律。

  青土湖的消失意味著兩大沙漠將聯手推進。從2008年開始,一場拯救青土湖的戰役打響。截至目前,民勤在該區域完成工程壓沙造林6.7萬畝,灘地造林2.3萬畝,封沙育林、育草12萬畝。青土湖死而復生,眼下水面面積達到了26.6平方公里,野鴨戲水,天鵝棲息,形成旱區濕地106平方公里,硬生生在巴丹吉林和騰格里兩大沙漠間撕開了一道口子。

  這僅僅是民勤生態改善的一個縮影。“十二五”以來,民勤累計完成人工造林125.66萬畝,發展特色林果業49.7萬畝,實施封沙育林草72.3萬畝,工程壓沙34.2萬畝。目前,全縣人工造林保存面積達到2.3億畝以上,在408公里的風沙線上建成長達300多公里的防護林帶,全縣森林覆蓋率由2010年的11.52%提高到17.91%。

  氣象監測顯示,2017年全年8級以上大風刮了18次,一次沙塵也沒起。

  好生態帶來好生活。走進現在的民勤小城,映入眼簾的是干凈整潔的街道,黃紅綠色調統一的城市建筑,天藍的讓人想伸手摸一把。秋意濃濃,民勤的縣城和鄉村也更為熱鬧起來,打扮時尚的女孩笑著走過街頭,老人在暖陽下擺開棋局。曾經壓在民勤人頭頂上方的“沙魔”,已經完全不見蹤影。

  在背靠沙漠的東湖鎮正新村,老村支書魏多玉指著沙漠里被梭梭林封住的沙丘,又用腳跺跺沙子上形成的一層硬殼說,“一刮風碗里都是沙子的時代過去了。”

“人固沙固”留住綠色

  “民勤沙漠治理是一個艱辛探索的過程。”民勤縣副縣長劉瑞光對記者說,在治沙理念上,民勤曾提出過“人進沙退”“人退沙退”等觀點,但實踐后都未能延緩沙漠的推進速度。

  “民勤的土地多為沙性土壤,離開了人的守護,馬上就會良田變荒漠。”劉瑞光介紹說。痛定思痛,民勤縣委縣政府在反復研討后,提出“固沙”與“固人”并行的思路。

  從2008年開始,民勤縣探索在沙漠前沿的正新村建立“公益性產業移民區”試驗,按照“分沙到戶、承包治理、開發經營、收益歸己”的方式,使村民從傳統的農業生產中徹底退出來,實現“農轉非”,農民成為住在沙漠邊緣的治沙工人。

  64歲的雷立業是正新村老村支書。他說,以前村民治沙都是義務的,大家只管種不管護,成活率連一半都不到,“年年栽樹不見樹”。全村740多人變成治沙產業工人后,政府實施了完整的考核辦法,政府補貼每人每月400元,這些年植物成活率都達到了90%以上。現在,正新村一帶已形成長達20多公里,縱深1公里的綠色防沙帶。

  “在三北防護林、退耕還林、自然保護區建設、國家重點公益林等一大批重點工程項目的帶動下,全縣生態建設整體已步入以項目帶動、政府組織引導、部門協調配合、全民廣泛參與的規范化、制度化、科學化軌道。”劉瑞光說,全民治沙在民勤已經成為自覺。

  春秋兩季,在民勤縣沙漠,隨處可見浩浩蕩蕩的治沙隊伍。有教師、工人、學生、機關干部,甚至還跟來年幼的娃娃。他們駕駛著農用車,裝載麥草,從四面八方奔向各個風口。一排排整齊的草方格隨著壓沙人群向著沙漠延伸。同時,民勤縣涌現出一大批民間治沙組織和志愿者。“拯救民勤”治沙組織總干事馬俊河和他的團隊每年都要組織上千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治沙志愿者種梭梭林。

  為了給民勤生態建設保駕護航,2017年4月,新一屆武威市委班子在經過重新論證后,叫停了高耗能耗水的高硫煤制氫循環利用項目,隨后又取消對民勤的GDP等指標考核,舉全市之力幫助民勤建設成為生態文明縣。

治沙增收的好營生

  “多年的治沙探索表明,靠自覺和奉獻只能管一時,要想真正實現人沙和諧,還必須解決好人的發展問題。”民勤縣縣委書記黃霓說。在正新村,村委會帶領村民,把近2000畝耕地全部轉為生態用地,種上紫花苜蓿、甘草、枸杞等節水經濟作物,在4500畝梭梭林中嫁接上肉蓯蓉,打造出了既能治沙又能增收致富的好營生。通過發展沙產業,人均年收入達到7000多元。

  為推進沙產業的發展,民勤縣相繼制定出臺了壓沙工程管理辦法、沙漠承包治理管理辦法、沙區及治沙生態林承包治理經營實施意見,將風沙口營造的治沙生態林承包給個人、企業管護經營,鼓勵發展沙產業。

  西渠鎮制產村村民何德榮抓住機遇,于2013年在青土湖區域承包了2000畝梭梭林,先后投資100多萬元,發展梭梭林接種肉蓯蓉產業。2017年,何德榮僅春季就采挖了20多噸,收入100多萬元。

  “沙產業是個雙贏產業。”何德榮說,肉蓯蓉寄生在梭梭林根部,梭梭林管護不好,肉蓯蓉就無法生長,林帶管護好了,也就有了生態效益,接種的肉蓯蓉再賣成錢,承包者就有了經濟效益。

  隨著沙產業的不斷擴大,當地政府著力提升產品附加值、延伸產業鏈,積極培育中藥材龍頭企業,先后扶持成功申報了地方商標十多個。截至目前,全縣完成國有荒沙地承包治理56萬畝,治沙生態林承包經營40萬畝,組建治沙協會20個。2016年全縣直接或間接從事治沙造林和沙產業的群眾達到11.4萬人,沙產業總產值達到3.34億元,全縣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2500元,比“十一五”末凈增6032元,其中來自沙產業、工程壓沙的收入占比達到36%。?

Copyright ? 2009-2013 www.0030936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隴ICP備10200034號-1

制作維護:民勤縣經濟信息中心

手机彩票软件排名